旧闻类报纸的成因、受众及与新闻媒体同类版比较

  近年来,各大媒体,尤其是中老年报刊,纷纷开办起有关历史与回忆类文章的专栏专刊。由于市场反响热烈,深受大众欢迎,有一些媒体干脆整个报纸以“旧闻”冠名,专司开办起旧闻类报纸。

  如:《旧闻周刊》《旧闻参考》《历史参考》等,有的虽以“博览”、“探索发现”命名,但由于内容以旧闻为主,发行量都相当可观。在大街小巷的各售报亭里,代表着“旧闻”的黄色印纸,也占据着相应的市场份额。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随着我党中心工作向经济领域的转移,我国在经济方面获得飞速发展。尤其是近年来,GDP增速年均达到10%以上,个别省市甚至多年来保持11%的增速,这在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史上是不多见的。由于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更由于一大批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的崛起,以及他们产生的示范效应。社会大众心理渐趋崇高“经济”,一切向经济倾斜。于是,一些经济类报纸或报刊的经济版如:股票、房产、汽车等,一时非常走俏,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步。然而,社会又是多元的,人们的需求也是多元的。恰恰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带动和催生了人们对“前朝往事”的兴趣和对大历史的观照。而新闻媒体的专栏专版,各旧闻类报刊的群体出现,顺应了形势发展的要求。

  首先,老年人喜欢它。老年人中的许多人是诸多历史事件的参与者和见证者。而随着一大批历史人物、事件档案的披露和揭秘,喜欢怀旧的老年人群体自然而然成为它第一位的热心读者。

  其次,中年人也喜欢它。现在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他们不属“新新人类”,他们更多受到的是传统教育的熏陶。加之他们对祖辈、父辈直接的文化传承和耳濡目染,使得他们很早就建立了这方面的兴趣。现在,能从另一角度“近距离”地解读、审视,他们从前较模糊,甚至是概念性轮廓性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自然求之不得。

  “八○后”——现在的新新人类,有相当一部分人也喜欢旧闻。对他们来说,显得有些遥远的共和国建国史,和并不遥远的“文革”史,这些虽属“揭过去的一页”。但是,他们只有站在一个真实历史的基点上,才能明白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才能明白他们怎样承前启后,怎样开拓未来。所以,他们更多是带着研究的眼光去阅读,在这个共和国大地上发生过的历史事件,产生的历史人物。所以,历史旧闻类报刊——这个易读、方便的报纸自然成为他们解读的对象。

  ⒈旧闻类报纸,更多注重“历史解密”、“人物档案”类内容,对大众有一定吸引力。但有些文章格调不高,过于取媚读者,从而降低了整个报纸的品位

  旧闻类报纸在市场上占据一定份额后,为了紧紧抓住读者,大都采取了以“历史解密”、“人物档案”类文章为主打。如《1949年为啥没拿下台湾》《中越战争爆发内幕》《金日成猝死之谜》《文革前后中国援外耗资多少钱财》《翦伯赞自杀震惊中南海》《点评十大元帅》《为何能三落三起》《孙中山与张作霖合作揭密》《1993年中国申奥失败内幕……》等等。这些文章的标题,在一定程度上确实产生了“先声夺人”的效果。一些标题也做得非常具有吸引力。但是,报纸是经常不断出版的(“旧闻”大多为周刊)。而要揭秘或解密大的历史事件、人物就那么多,尤其是众所周知的历史悬案、未解之谜,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要想获得读者对“旧闻”长久的青睐,还须从普通大众那里获取更多活的历史素材。但一些旧闻报刊为取媚读者,急功近利,将一些传闻、野史也当做信史予以刊载;有的甚至危言耸听,或用带色情色彩的标题或文章取悦读者,比如:《慈禧与29岁英国英俊军官相恋》《中国古代春宫图四大神奇功能》《唐宋超级男女特时尚》《古代艺妓的性服务》等等……这样做的结果,一定程度损坏了“旧闻”类报纸的形象和可信度。无疑,它是旧闻类报纸发展的一个错误方向,值得我们警惕。

  ⒉新闻类媒体所办的历史回忆类专栏专版,长处有时效性,和时势结合比较紧密。缺点是所刊载的文章受大众关注度不够

  新闻类媒体为配合读者对旧闻和历史知识的需要,不少报纸开辟了如史海钩沉、史镜重磨、历史与回忆等专版。这些专栏和专版开始主要是为配合新闻的需要:遇到历史人物、事件的纪念日而适时选摘的一些旧闻或知识。它仅仅是作为“附件”而存在,不是“主页”。

  随着旧闻市场的扩大,人们需求的强烈,新闻类媒体也开始有选择地刊登一些能吸引大众眼球的旧闻,“名人故事”、“历史档案”、“人物揭秘”也刊登一些,但步子较为谨慎,一般面孔比较“正”。历史解密、档案类,大多是没有争议、已成定论、人所周知的史实。远不如纯“旧闻”类报刊手放得开,路子来得野。所以,新闻类媒体所办的“史海回眸”、“历史与回忆”类的专栏专版,在把握“度”的前提下,仍有一个如何贴近大众的问题。

  ⒊新闻类媒体所办的“史海回眸”与纯旧闻类报纸都注重重要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刊载,却相对忽视了普通人物和大众对历史的回忆。可以说,有大框架的气魄,缺乏细线条的描摹,从而缺少了对历史的触摸感。

  新闻类媒体和纯旧闻类报纸都注重重要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刊载,这是个必然的选择。但是,假若也有普通历史人物和大众对各历史细节的回忆,那么,它会更色彩斑斓。有了普通大众的参与,历史就有了触摸感。它才会使人感觉到历史并不遥远。笔者在办“史海回眸”专版时,曾组到十几位老将军对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回忆文章。文章一经刊出,反响极为热烈,很受读者欢迎。读者从这些活的真人真事上,看到了更具体、更生动、更具细节的历史。所以,“史海回眸”类专版或旧闻类报刊要进一步占领读者市场,继续保持大众的欢迎,就须在关注名人名史的基础上不断开发、开掘这类活的历史回忆。它将是“旧闻”获得源源不断的活水资源的唯一途径。唯有如此,“旧闻”才能获得持续不断的后劲,才会更加贴近广大读者,从而使“旧闻”类报刊、专版的发展迈上一个良性循环的轨道。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