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历史档案解密

  美国的战略部署遍及全球,美国大兵的足迹在世界各地出现,美国巨大的军费开支更是令世人咋舌。本书作者在介绍美军实力的同时,层层揭开美国军事历史档案,透露出许多鲜为人知的事情。

  美军在1944年6月开始对日本本土进行战略轰炸。在盟军轰炸机的轰炸和封锁下,日本已处于极为困难的境地。但是日本军国主义势力仍不甘心失败,他们准备将日本国民都推向垂死顽抗的绝路,搞所谓“本土决战”,但盟军要取胜也绝非易事。美军在太平洋的岛屿作战中,对于日本人的那种顽固表现是早有领教的。仅美军在冲绳92天的登陆作战中,伤亡就达7.5万人,损失飞机763架,驱逐舰以下级别的舰艇被击沉400余艘,大多数是被神风自杀飞机击毁的。美国统帅部认为,美军要在日本本土登陆,得需要动用150万部队,要付出50万人的伤亡。显然,美军是不愿承担这个代价的。

  1953年7月27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于汶山在停战协议上签字,他说自己是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司令官。

  就在美军考虑如何以最小的代价迫使日本尽快投降时,1945年7月16日美国人成功地爆炸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当时正在波茨坦与苏、英领导人举行会议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得到此信息后,感到一阵快慰。他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终于爆炸成功了。以美国陆军部长史汀生为主席的委员会,经过无数次的会议,终于在激烈的争吵中作出了这样的决定:尽早地把投到日本国土上某个有军事设施而且人口稠密的工业城市,希望达到大量杀伤的效果。即使在对战争的胜负已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杜鲁门总统还是决定把它投出去。因为美国人已经为的研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不在战争中显示一下威力,国会中的议员会给刚上任的总统很大的压力。另外,苏联利用对德作战,已经控制了东欧,并且已经宣布在德国投降3个月后,将向日本宣战,并表示在对日作战中将担当重要角色。杜鲁门总统想给苏联人一个当头棒喝。英国首相丘吉尔是极其赞同对日使用的。他给杜鲁门打气说:“一次或两次袭击可能结束战争,可以解除日本决死作战的武士道精神,摧垮日本的抵抗意志。”终于,杜鲁门下定了决心,美英签署协定,决定对日本使用。7月30日,杜鲁门总统发布命令,鉴于日本政府拒绝接受无条件投降,美国空军可在8月3日以后,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在日本的广岛、小仓、新泻、长崎选择目标,投掷特种炸弹。

  8月6日凌晨2时45分,蒂贝茨上校驾驶载着代号为“小男孩”的B—29轰炸机飞向广岛。当地时间8时整,广岛上空出现了3架飞机,市民对于空袭警报都已习以为常,很少有人进入防空洞进行隐蔽,还像往常一样进行正常的生活,有的人还在翘首仰望,指指划划,没有人知道他们即将面临灭顶之灾。带着降落伞的飞向地面,离开飞机弹舱50秒钟后,在离地面600米空中立即射出耀眼的白色闪光,随即是震耳欲聋的爆炸,柱状烟雾腾空而起,慢慢变为蘑菇云。不幸的广岛被翻滚的黑烟所吞噬,地面成为一片焦土。死亡78150人,负伤和失踪51408人,全市建筑物基本被摧毁。但是,广岛的悲剧并未使日本政府警醒,他们还没有立即接受“无条件投降”的要求。8月9日,苏联正式对日宣战。当天上午,日本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在皇宫地下防空洞召开会议,讨论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10时58分,长崎遭到代号为“胖子”的的袭击。美国在日本投放的两枚,以其空前巨大的杀伤和破坏威力震惊了日本战时内阁,加速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彻底失败和无条件投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随着美苏对抗和冷战格局的形成,世界分为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意识形态对立的两大阵营。美苏两国在朝鲜半岛推行各自的政策,按照自己的意识形态对所占领的朝鲜南方和北方施加影响,使朝鲜南北双方以“三八线”为界从分裂走向了对抗。

  1945年12月,在莫斯科召开的美英苏3国外长会议上签署了《关于朝鲜问题莫斯科协定》。这次会议把雅尔塔会议确定的4国托管变成了委托美苏两国共管。美苏之间不可调和的猜疑和分歧注定这种委托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1946年3月20日,美苏联合委员会在汉城成立,当开始具体讨论允许哪些组织参加组织朝鲜临时政府的会议时,双方产生了巨大分歧。争论的焦点是,美国“无论如何不能允许成立一个为所统治的临时政府”,苏联则“决不接受一个为李承晚所把持的临时政府”。经过24轮会谈,双方未能达成协议。10月18日,该委员会停止工作。美苏两国之所以对临时政府的人选各持己见、不肯让步,是因为双方都明白无论是占领还是托管都是暂时的,朝鲜最终仍要交给朝鲜人管理,要想保住各自对朝鲜半岛的控制和影响,就必须培植自己的政治势力和寻找合适的代理人。

  由于无法消除与苏联在朝鲜问题上的分歧,美国逐步放弃了与苏联协调处理朝鲜问题的初衷,转而越来越多地从遏制苏联的角度来考虑朝鲜问题。美国决定甩开苏联,在南朝鲜成立政府,并利用联合国赋予该政府在国际上的合法地位,以保持美国在朝鲜的政治影响。在美国的操纵与干预下,1947年8月15日,“大韩民国”宣告成立。1949年1月1日,美国政府宣布正式承认“大韩民国”。李承晚政府在南朝鲜一面实行专治统治,一面煽动民族主义情绪鼓吹武力统一。美国政府对李承晚的所作所为并不欣赏。在美国人眼中,李承晚“决不是法西斯分子,他比法西斯早200年——一个货真价实的极端保守分子”。但是,美国却不能抛弃他,因为他亲美反苏。杜鲁门承认,美国“除了支持李承晚,再没有选择的余地”,这个政府能够阻止统治朝鲜,并在远东遏制苏联势力的发展。

  针对南朝鲜进行“大选”和成立政府,北朝鲜也采取了相应的行动。1948年9月9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金日成当选为主席。10月,苏联与之建立了外交关系。

  至此,朝鲜半岛出现了两个各自为政、互不承认、互相对立的政府,并围绕着国家统一问题展开了尖锐的斗争,美苏两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对立和斗争也表现于此。双方都企图按照各自的意志统一朝鲜,加上美苏之间相互较量、相互遏制的因素,一再加剧这一地区的紧张局势。李承晚于1949年10月31日在美国发表演说,扬言“南北分裂是必须用战争来解决的”,并且加紧了战争的准备。

  朝鲜北方在这种情况下也做了必要的准备,加强了人民军的建设。1949年3月,金日成与斯大林讨论了有关朝鲜的安全问题。9月,包括重型武器在内的大批苏联军事装备运抵北朝鲜。在取得苏联援助的同时,金日成向中国请求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朝鲜人回朝,加强人民军的力量。

  南朝鲜军队是美军撤离前由美国武装和精心培训建立起来的现代化军队。美军移交给南朝鲜军队的军事装备像一座颇具规模的武器库,1949年给南朝鲜1.1亿美元的军事装备,足够装备一支数万人的地面部队。罗伯茨准将称,经他训练的南朝鲜军为“亚洲之雄”。

  “三八线”上长期的武装冲突和摩擦,终于引发了一场大规模内战。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

  6月2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布莱尔大厦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朝鲜问题。美国的决策者们认为,朝鲜人民军的背后有苏联的支持和指使,朝鲜内战是“柏林事件更大规模的重演”,美国必须予以反击才能“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杜鲁门批准增加对南朝鲜的军事援助,同时命令三军参谋长立即作好参战的准备。

  27日,杜鲁门发表声明,公开宣布武装入侵朝鲜,干涉朝鲜内政,并命令其海军第7舰队侵入台湾海峡,霸占中国领土台湾。

  29日,在国防部的紧急动议下,杜鲁门召开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杜鲁门签署了给麦克阿瑟的第84681号命令,取消对海空军不得超过“三八线”的限制并投入美军地面部队和辅助部队。

  30日,麦克阿瑟从南朝鲜战场视察回来后致电参谋长联席会议说,南朝鲜部队已“完全丧失了反击的能力”,目前能够坚守汉城以南战线的惟一希望是“在朝鲜作战区域投入美国地面部队”。经杜鲁门批准,授权麦克阿瑟可以使用他所指挥的陆军投入朝鲜的战斗,但以“在目前情况下不危及日本的安全为限”。

  随着地面部队的投入战斗,美国完全卷入了朝鲜战争。美国的军事拨款直线亿美元的军事拨款,并下达征兵命令,把武装力量扩大两倍;9月,签署40亿美元军事附加拨款和146亿美元国防拨款,之后又追加126亿美元。美国对朝鲜的武装干涉逐步升级。

  从25日至30日,美国政府连续召开会议,作出了一系列军事干预的决定,并逐步升级,最终全面卷入朝鲜战争。朝鲜战争是南北双方为了朝鲜民族的统一问题而进行的一场内战,美国武装干涉别国内政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侵略行动。

  仁川登陆后,美军转入反攻,并很快进抵“三八线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给麦克阿瑟发出了经杜鲁门批准的第2801号命令,命令授权麦克阿瑟在“三八线”以北采取军事行动,包括两栖和空降或地面作战。10月1日,在麦克阿瑟授意和美国空军、海军的掩护下,南朝鲜军在东海岸越过“三八线”。

  美国政府决定军队越过“三八线”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了致命的错误。这一决定促使中国作出出兵朝鲜的决策,而这正是美国最担心的事情。就在美军越过“三八线”的第二天,签署了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

  1950年6月25日,收到了“朝鲜内战”爆发的电文。同一天,正在吃早饭的蒋介石也得到了南北韩之间战争的零星情况,蒋介石激动得饭都吃不下。令蒋介石望眼欲穿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似乎终露端倪。

  果不出所料,朝鲜战争的爆发,使蒋介石在台湾站稳了脚跟。美国在出兵朝鲜的同时,命令第7舰队进驻台湾。这使蒋介石大大松了一口气。

  6月25日,蒋介石收到了李承晚的告急求援急电。他当即向李承晚发电声援,并予以鼓励,表示将采取有效步骤对韩国进行援助。台湾岛顿时处于弓上弦、刀出鞘的临战状态。

  麦克阿瑟给蒋介石发了电报,询问蒋介石在确保台湾安全的前提下能否派一个军驰援韩国,蒋介石立即召开了高级会议。会上,针对要否出兵朝鲜展开了激烈的争辩。最后,蒋介石决定派3个师的兵力支援南韩,电复麦克阿瑟,同时又电告美国总统杜鲁门,正式向美国提出参战的请求。蒋介石的“请缨”梦幻出兵朝鲜,明眼人一看就知,蒋介石想挑起中美全面大战,继而从朝鲜“光复大陆”。蒋介石为了通过朝鲜战争来,将自己最后的王牌——第52军都愿意拿出来。

  杜鲁门主张蒋介石出兵,因为美国在亚洲可以动用的地面部队很少,能否取胜很难预料,而蒋介石的军队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机动至朝鲜,争取时间。国务卿艾奇逊为首的反对派坚决反对。他们从政治上考虑,认为:一旦蒋介石出兵,那么,大陆的军队肯定要干预,或支援北朝鲜,或出兵攻打台湾,或两面都来。这样的话,势必走向一条与中共直接对抗的道路。这与美国在亚洲的战略是格格不入的。三军参谋长则从军事的角度分析认为:从日本派船赴台湾运兵入南朝鲜,不如直接运送驻日美军赴韩更为方便,台湾“国军”虽号称装备精良,但缺乏大炮。的战斗力是很值得怀疑的,同中共军队的多年较量中已不难看出,如果在朝鲜战场上使用蒋介石的军队恐怕也和李承晚的军队一样不堪一击。另外,对于内部的活动,美国的一些军界、政界人士也是心有余悸,害怕一旦在战场上同的军队接触,就会发生倒戈的可能。

  杜鲁门听后也是再三考虑,由于大多数人对蒋介石出兵朝鲜持反对意见,加之英国已经承认了新中国,不愿意同军队在战场上为伍。因此,他也转而支持艾奇逊的意见,放弃了原有的主张,并立即授权参谋长联席会议拟订一份给麦克阿瑟的命令,命令中允许他动用远东所有他掌握的陆军,但对蒋介石的军队予以谢绝。

  就在麦克阿瑟在朝鲜战场上不可一世的时候,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成功地组织了第一次战役,给他以重创。紧接着,又来了第二次战役,迅速完成了对美军第8集团军的合围。此时的麦克阿瑟又想到了蒋介石,在还没有得到华盛顿的回电的情况下,请求蒋介石速派第52军到朝鲜战场。

  接到麦克阿瑟的急电和蒋介石的请示后,杜鲁门政府急忙召集了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的联合会议。这一次,大部分人认为,朝鲜战场的局势即使再严重十分,也不能动用蒋介石的军队。引蒋入朝,无论是从军事战略还是从政治、外交的角度来看,都是让人无法接受的、不明智的举动。因为蒋介石的区区3万军队无力扭转朝鲜战局,充其量只能是摆摆样子,非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化。

  1952年,马克·克拉克继李奇微任美军远东总司令兼“联合国军”总司令。5月27日,他认为“后继兵员不足”的情况下,向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了请求蒋介石派兵支援的问题。蒋介石接到克拉克将军的建议后,觉得出兵之事又有了新转机。出于礼貌,蒋介石委托台湾驻美国“大使”顾维钧转告杜鲁门,台湾军队有意同“联合国军”一同作战。

  美国高级决策层对克拉克的建议和蒋介石的请求,进行了长达28天的“研究”。国防部又一次坚决反对引蒋入朝的作法。被专门从台湾召回向杜鲁门“表达看法”的美军驻台湾军事顾问团团长蔡斯认为,军队中大部分军官素质低下、部队训练差,到了朝鲜肯定会全军覆没。减轻美军的负担可以通过增强南朝鲜军队的办法来进行,而不必用蒋介石出兵。“如果的军队在朝鲜参战,那也只能是白白送进中共军队口里的肉。用一句中国谚语来讲,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艾奇逊也认为,使用蒋介石的军队还不如责令李承晚就地征兵。3个师改变不了朝鲜战局,多了则又给台湾的防务带来空虚,这才是最危险的。

  蒋介石对于这次拒绝是有心理准备了,因为他已有前两次遭冷遇的教训。从此,蒋介石再也没有这种想法了。

  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停火。感到危险将来临的台湾当局,极力向美方提出缔结防御条约的建议,以便借助美国来与抗衡。为了打击美国搞“”、“两个中国”或台湾问题“国际化”的阴谋,提出“解放台湾”。朱德则建议首先“清理门户”——解决台湾外岛。

  美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认为应该把台湾作为一个“政治实体”,斩断它同大陆的联系,把台湾变成自己“不沉的航空母舰”,认为台湾固守金门、马祖等外岛在政治上、军事上都不可取。然而,就是这些区区小岛正是蒋介石的生命线,因为在中国大陆当时的20几个省区中,控制在蒋介石手中的只有隶属于福建的金、马了。这些岛屿成了蒋介石同大陆还有联系的惟一政治纽带。如果失去金、马,蒋介石“”的口号就将不攻自破,美国政府就可以公开地独立,或以“台湾地位未定论”为由实行国际托管,蒋家王朝就将摇摇欲坠。因此,蒋介石坚持固守金、马,“这些岛屿是我们复国的前哨阵地,是不能轻易放弃的。尤其是金门、马祖,他们不仅是前哨据点,也是防卫台湾的屏障。”

  中共中央为了打击美国当局的侵略政策和制止军对东南沿海的袭扰,9月3日下午,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奉命向大小金门、马祖发动起猛烈炮击。这一炮可把蒋介石打懵了,他一时摸不清这是大陆准备解放台湾的前奏,还是只为了阻止美蒋签约。美国也吃了一惊,感到台湾问题终于来了。小小的金门一下子成了国际注目的焦点。美国国内政坛各界众说纷纭。陆军参谋长李奇微反对美国介入,认为“美国对台湾的防务能力上说,这些岛屿在军事上并不重要”。国防部长威尔逊也认为,要守住这些岛屿必须打击大陆上的军事目标,使美国卷入中国内战(注意:他们也承认这是内战!)。这样,美国无法对西方盟国解释为什么为了几个小岛而同中国开仗。

  1954年12月2日,美台签署《台美共同防御条约》。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美国霸权主义,并付诸于行动,解放了一江山岛。随后,我军轰炸大陈岛,蒋介石不得不从大陈岛撤退。接着,解放军开始实施福建沿海的作战计划,台海战争一触即发,美国政坛一片混乱。美国参议院外委会主席格林写信给艾森豪威尔,表示:“协防金门”,可能使美国“在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刻,为一个并不会影响到我国重大利益的问题,而卷入战争的漩涡”。许多美国官员同意上述观点,极力反对美国以武力保卫金、马。

  美国国务院认为,“保卫金门”很可能使之和中共、甚至和苏联发生直接冲突,因而一再建议当局撤离金门、马祖。他们甚至提出以美国陆战队和战斗机群驻守台湾,换取台湾当局撤离金门、马祖。

  金门或撤或守,对台湾来说都无关紧要。美国之所以动员蒋介石放弃金马,其中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因为这样一来,两岸的距离拉大了,分裂起来变得容易。蒋介石之所以坚守金门、马祖,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把美国人拉入中国的内战。如果金、马战火一起,军队必然不敌,美国如果视而不救,必将在全世界面前失去信誉;如果插手,则就要同中国军队发生直接冲突。这样,中美战争就会爆发。

  ,这位伟大的军事战略家,对美蒋的阴谋自然有所洞察。他当初决定在沿海地区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主要目的是对的骚扰破坏予以惩罚,并显示坚决反对美国侵略台湾分裂中国的决心,并不打算引发中美之间的全面战争。

  1958年7月15日,美海军陆战队入侵黎巴嫩等中东国家。台湾集团表示“完全支持”美军侵略黎巴嫩的行动,并叫嚷要“加速进行的准备”,金门、马祖与台湾的军也先后进行军事演习。一时间,台湾海峡硝烟弥漫,情势险恶。

  为了粉碎台湾当局的挑衅,打击美国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支援中东人民的正义斗争,8月20日,几经斟酌,决定“立即炮击金门”。8月23日,下午5时30分,千万发炮弹呼啸着像刮风一样从不同的方向飞向金门,从而揭开了长达4个多月空前激烈的“金门炮战”序幕。一时间,中国政府、当局和美国政府三方围绕这弹丸之地开了一场激烈又微妙的政治、军事和外交斗争。

  美国果然听从了的调遣,将侵略中东的美国第6舰队中的两艘航母调到台湾海峡,中东局势从此缓和下来。不料,艾森豪威尔这一战争讹诈政策一出笼,立即在西方世界引起轩然大波。美国最忠实的盟友英国首先表示反对美国为金、马同中国作战,英国不会为此出一兵一卒。日本有关人士也表示,金门沿海岛屿属于中国内政,美国最好不要干涉。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