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霖:我的父亲是林彪

  ]接受媒体采访时,她称“向受父亲迫害者谢罪”当场引起轰动。事实上,这些年她都在谢罪,对的孩子、老舍的孩子、老红军的子女……甚至是林彪曾带过的一支部队。

  开始时,他多次托校友捎线年春,他的同学刘豹告诉正在上海采访的滕叙兖:“这次林晓霖要来上海,就住在我家里,你来吧。”

  林晓霖见到滕叙兖,第一句话是:“我听说你为了写书,把工作辞了,现在还有这样的傻子吗?”滕叙兖为了写《哈军工传》,辞去工作,历时数年,采访了400多位哈军工人。

  1938年12月,林彪去苏联疗伤,张梅也同去。1941年,林晓霖在苏联降生,让34岁的林彪大为惊喜。

  同年6月,接到命令的林彪独自回国,毫无音讯,张梅直到1946年才得知林彪离开后的第二年就在延安与叶群结婚,他还托访问苏联的罗荣桓带信通知张梅,可以再嫁。

  当时13岁林晓霖头上长了疥疮,被剃成光头,小男孩模样,却穿了一条花裙,样子有些狼狈。可是见到女儿的林彪非常高兴,将她抱起坐在自己膝盖上。

  结果,林晓霖说“很想爸爸”,被翻译成“你是混蛋”,林彪有些不相信,说“这孩子是不是乐疯了”,结果,又被翻译成“你爸爸说你没教养”。

  据林晓霖讲述,叶群阻止她和爸爸见面,甚至他身边人也不可以。有一次,林彪秘书花了几块钱给她买了一件儿童泳衣,被叶群大骂。

  林晓霖有一张她和生母的合影,背后写着“你还记得她吗?”一次她悄悄拿给林彪看,林彪看后很感慨说:“她也老了。”此事被叶群知道后,又是大骂,吓得林晓霖赶紧躲起来。

  不过,林晓霖学习成绩很好,曾获得北京师大女附中学习优良金质奖章,报考大学时,她的第一志愿是哈军工,不过因为生母家在哈军工(继父徐介藩为哈军工装甲兵工程系主任),军队有一不成文规定“避嫌”,林晓霖去了西安电讯工程学院。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