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严肃的文史知识:历史上的四大“淫书”是指哪四部?

  五代有一个“不倒翁”的几朝重臣叫冯道,这人深谙官场之道,又颇有学问,在走马灯的五代更替中,却能如鱼得水。

  他养了许多门客,其中有一个门客,一日给学生讲《道德经》,开篇就有“道可道,非常道”,门客见这“道”字恰恰是冯道之名讳,不敢读呀,便说了句:“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此典也告诉人们,做学问不能信口开河,要有根有据,不能充大尾巴鹰,文学艺术不仅仅是爱好,更应该是严肃认真的事。读史览经,也有困惑也有愤懑,怅惘的是家国情怀皆销魂。

  中国自封建社会开始,把性爱与自由恋爱都说成伤风败俗,于是,许多与“性”有关的归入艳情小说,被列入禁忌,道学家们声嘶力竭地捍卫“道德”。历史上不止一部被禁毁的小说,大多归入“淫”书之列。

  明代中叶,开始涌现“艳情”小说,扭曲的文人们借助最自然的本性,或警世或讽刺或渲染,让整个一个社会都出现了病态,也真实地再现那个时代的肮脏。

  四大淫书之四《痴婆子传》,大约产生于明万历年间,几乎与《金瓶梅》同时在民间流传。此书的最大特点以第一人称从女性的角度来展开的。

  小说开头称有一位叫筇客者的人访问了一位古稀之年的老太太,这个老太太叫上官阿娜,便将自己一生的经历与生活的不幸遭遇进行了控诉似的回忆。

  《痴婆子传》对少女怀春的心理作了细致入微的描写,肯定人本能欲望的自然性与纯真的合理性。告诫作父母的,对待少男少女的青春萌动要合理引导,健康教育,不要回避与压制,也就是性启蒙与性教育。

  在艺术上《痴婆子》用第一人称很有独创性,语言风格上言近旨远,蕴藉含蓄,颇有传统史传作品的美学风貌。

  武则天,这个饱受争议的女皇,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形象。《如意君传》在嘉靖年间就开始流传,写的是一代女皇武则天与男宠薛敖曹之间的关系,十分详细地写了则天女皇的生活。是说武氏已经七十岁高龄,欲望十分强烈,往往得不到满足,宦官牛晋卿向则天女皇推荐了伟硕雄健的男人薛敖曹。

  这薛敖曹被招入宫中,极力满足武氏的要求,武则天十分高兴,对他说:“卿甚如我意,当加卿号如意君也。”

  这《如意君传》夹杂着薛敖曹劝说武则天归权于李唐,维护正统;同时薛敖曹又是矛盾的,最终主动离开武氏。

  《肉蒲团》是讲一个叫未央生的人,有才有貌,要做天下第一才子,娶天下第一等的娇娘。经媒人介绍娶玉香为妻。这玉香是正统女子,未央生就以春宫画诱之,方达到两性和谐。后来,又不满足,便以游学为名外出访女色,并在张仙庙中造一册《广收春色》,记下来庙中拜求子息的美艳少妇,分成等级。其书写了未央生与玉香、艳芳、香云、如意、花展、瑞珠等众多女人发生的风流艳史。

  《肉蒲团》这书为性而性,脱离社会,价值并不高。但也从一个侧面揭示了明代男女之间的暧昧关系以及有关人生的态度,最后未央生看破人生,斩断情缘,遁入空门。

  《金瓶梅》遭禁,不仅仅是因为性描写,其间影射了当权者,书中充满了愤懑之气,感受到作者对当时社会的揭露与愤恨,“作者无感慨,亦必不著书”,揭露了“诸奸臣之贪位慕禄,以一发胸中之恨也”。

  由之,当权者视为洪水猛兽,严加禁毁,打上“天下第一淫书”的标签。其实《金瓶梅》可称天下第一奇书,虽有许多淫话秽语,但不是淫书。其中的一些描写在于揭露与批判,那些不义之财对社会、对人性的腐蚀作用。借助小说揭露了明代官场的黑暗、政治的腐朽,几近是明王朝的缩影。

  同时塑造了潘金莲等众多的女性形象,表现了女性的自我意识与生命的觉醒,其“性”也是对封建伦理纲常的反叛,对所谓“存天理灭人欲”的抗争。女性们是被侮辱被损害的,反映了封建社会妇女的悲剧命运,在文学史上具有开拓意义。

  《金瓶梅》涉及很多领域,比如社会、婚姻等,也暴露出人赤裸裸的阴暗面,人性的弱点,是明代小说中的扛鼎之作。

  被列入禁毁书目的作者,可以说都是愤世的,他们张扬个性,反对陈规旧习,借文字宣泄心中的不平,对人生颇有启迪作用。

  “财者陷身之阱,色者戕身之斧,酒者毒肠之药”。红尘攘攘,世俗喧嚣,酒色财几人能禁?喊禁喊得最凶的时候,也恰恰是人欲横流最泛滥的时候,明代就是最好的例子呀。由之,《金瓶梅》等书成于这一时期也就不奇怪了。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