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诚不让子女坐公车:没替国家办事怎能享受待遇

  陈诚就笑着说:“我坐小汽车,因为是在替国家办事,是国家给我的一种待遇。你们没有替国家办事,怎能享受这种待遇呢?小的时候学着吃苦耐劳,长大了才能替国家做事,是吧?”

  6个子女中,出了4个博士,且都毕业于世界著名学府。他的孩子们穿着打扮看上去都普普通通,也从不以父亲的地位来炫耀自己。

  1949年1月,陈诚有两个孩子在台北女子师范附属小学读书,每天走路上学。有一次下大雨,孩子跑到学校,弄得满身泥水。顽皮的同学说:“你看,有些当厅长、当经理的孩子都坐小汽车上学,你爸爸是台湾最大的官,为什么不给你坐汽车上学呢?赶快回家向你爸爸要汽车坐。”孩子天真得很,回家以后,马上就向爸爸提出这个要求。陈诚听了,问:“你们有脚没有?”孩子答道:“有两只脚。”陈诚又问:“脚是干什么用的?”孩子答:“走路用的。”于是陈诚就笑着说:“我坐小汽车,因为是在替国家办事,是国家给我的一种待遇。你们没有替国家办事,怎能享受这种待遇呢?小的时候学着吃苦耐劳,长大了才能替国家做事,是吧?”孩子听了这番话,点点头走了,以后再也不要小汽车坐了。

  小儿子履洁在台北师范附小上学,常常第一个到教室,把所有的课桌擦干净。临近小学毕业时,陈诚给他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履洁非常珍爱,每天放学后都要自己动手擦车。老师问他为什么不花3元钱送到车店去擦,履洁说:“我爸爸说我们还不会赚钱,应该节省每一文钱,能够自己做的事就自己去做,不假手于人。”

  陈诚的两个女儿陈幸、陈平,20岁左右就获得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全额奖学金。陈幸最终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她与弟妹们一样,为人低调,同学们都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直到1961年陈诚访问美国,当地报纸上登出了陈幸和妹妹陈平在威廉斯堡机场与父亲拥抱的照片,同学们才恍然大悟,原来陈幸有这样显赫的父亲。

  次子履庆眼睛高度近视,按规定可以免服兵役,但他仍然与同学们一同踊跃参加服兵役。他说:“如果我不服兵役,人家如果不说我有近视,只说我是副总统的儿子,那就不好了。”

  陈家几个孩子在美国读书,都是工读生,学费完全是自己打工所得。长子陈履安还曾因为没学费,不得不停学一学期,待打工挣够了学费再继续念书。

  陈履安1937年6月22日出生,是家中长子。他16岁即远涉重洋,到美国留学,入麻省理工学院,主修电机学,副修国际关系学。1960年毕业后,进美国哈尼维尔公司任计算机工程师。1962年进入纽约大学数学研究所,主修应用数学,1968年获数学博士学位,后任纽约大学副教授、教授。

  父亲去世后,陈履安在是否回台的问题上犹豫了很久。他想留在美国发展科技,但母亲不愿意离开台湾。作为家中长子,陈履安最终选择回到台湾。他牢记父亲对他说过的话:“我这辈子先是在军队,后进入政界,可以说对官场了若指掌。我之所以让你到美国留学,就是希望从你这辈开始,改变陈家从政的历史。官场虽有荣耀的一面,但我深恶痛绝它的黑暗与凶险。你的性格不适合在官场做事,还是靠科技吃饭。”

  1970年8月,陈履安应台塑集团创办人、明志工专董事长王永庆之邀,出任明志工专(校址在台北县泰山乡)校长,年仅33岁,是当时台湾最年轻的大专院校校长。不久,该校即建成模范学校。

  陈履安想回避政治,命运却偏偏让他进入了这个领域。台湾“教育部”看中了陈履安的教育、管理才能,在宋美龄的劝说下,1972年,他担任了“教育部”专科职业教育司司长。1974年,陈履安获艾森豪威尔奖学金,赴美考察职业教育,同年出任台湾工业技术学院首任院长(今台湾科技大学)。不久,担任教育部次长。他的一次发言引起了蒋经国的注意,之后10几年中,陈履安在政坛上步步高升,被誉为政坛的“明日之星”、“新洋务派掌门人”,与连战、钱复、沈君山并称“四大公子”。

  由于陈履安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与李登辉政见不合,矛盾激化,1996年退出。作为独立候选人,他与王清峰搭档参选台湾首届“总统”竞选。竞选失利之后,淡出政坛。

  陈履安夫人曹倩,祖籍广东中山市,是香港著名银行家后人。夫妇俩育四子一女。对于下一代,陈履安尊重他们各自的选择。

  长子陈宇廷,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电脑电机系。1991年,又在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攻读MBA,获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在美国医疗私募股权基金会担任财务分析师。1992年至1995年,陈宇廷出家为僧,云游各地,学习、宣传藏传佛教。1996年还俗后,担任陈诚文教基金会和化育文教基金会执行长。现任陈诚家庭基金会总裁等职。

  2002年4月28日,陈宇廷在北京与西藏女企业家、歌手央金拉姆举行婚礼。央金拉姆现任中国海外藏族协会主席、山西鑫磊集团董事长。

  陈履安次子陈宇铭,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在美国做事。陈履安三子陈宇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企业管理硕士,从事广告、影视工作,曾任电影副导演;夫人程思聆,为商界精英程宇远之女。陈履安四子陈宇全,对藏文化有浓厚兴趣,潜心钻研藏传佛教,出家后在印度、尼泊尔修行,法号罗卓丹杰。

  陈履安女儿陈宇慧,笔名郑华,1973年生于台湾,考取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主修商务管理。1995年定居香港,现任香港荷兰银行董事,可转换债务专家。陈宇慧业余写作,2006年以80万字武侠小说《多情浪子痴情侠》一鸣惊人,获得“2006年全球华文新武侠小说大赛”最高奖,被认为“其文笔有金庸大师风范”,被媒体封为“女版金庸”。2009年10月,出版了她的第二部武侠小说《灵剑》。

  陈诚次子陈履庆1938年出生于重庆,美国纽约大学物理博士。历任台湾大学机械系教授,中兴大学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长、中兴大学理工学院院长,新竹科学园区管理局副局长,财团法人大学入学考试中心基金会副主任等职。2011年7月2日在台北逝世,终年74岁。

  陈履庆夫人靳文颖,美国纽约大学物理学博士,曾任台湾大学物理系及地质系兼职副教授。数年前皈依佛门,将全部精力投入英文佛学书籍的译述工作。

  陈履庆、靳文颖夫妇育有一女陈宇岑,2002年获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2003年起任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经济学系助理教授、教授,主要研究国际金融、国际贸易以及开放总体经济学。

  陈诚的第三个儿子陈履碚在美国伯克利大学取得了统计数学博士学位;最小的儿子陈履洁在纽约获得精算学博士学位。(据《文史月刊》孟昭庚)

  将领陈诚有6个子女:长女幸、次女平,长子履安、次子履庆、三子履碚、四子履洁。陈诚对子女的要求十分严格,被台湾媒体公认为是“权势家庭家教最好的”。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