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被俘职务学历最高女干部:拼死回延安文革跳楼

  “文革”开始后,张琴秋受到迫害,在严酷的战争中没有低下头的她,却受不了这无情政治风暴的摧残和折磨,于1968年4月22日,含冤跳楼而死。

  核心提示:张琴秋是西路军中职务最高的女干部,也是军中学历最高的才女,又名张梧“文革”开始后,张琴秋受到迫害,在严酷的战争中没有低下头的她,却受不了这无情政治风暴的摧残和折磨,于1968年4月22日,含冤跳楼而死。她的独生女张玛娅因受牵连,在1976年清明节到悼念周总理后,被定为“现行反革命”。

  张琴秋是西路军中职务最高的女干部,也是军中学历最高的才女,又名张梧,1904年出生于浙江桐乡县石湾镇,1924年4月在上海大学读书时加入共青团,后转为中共党员,在向警予同志的直接领导下,从事党的地下工作。21岁时她与沈泽民结婚,不久被派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4年,她是当时著名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中的一个。1930年回国后到鄂豫皖苏区工作,任红四方面军总部政治部主任等职。1933年11月沈泽民病故。1936年春,张琴秋与后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的陈昌浩结婚,红西路军组成后,她被任命为西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长。

  1937年1月21日,身怀有孕的张琴秋随西路军总部从倪家营子向西洞堡转移,在炮火中生下了一个男婴,然而恶劣的条件迫使她未能多看一眼亲骨肉就将孩子送给了当地村民。张琴秋顾不上休息,她含泪上马,再赴征程,血迹染红了整个马背。3月下旬,她在祁连山区东行时被搜山民团抓捕,先押在张掖,后解往西宁。为了不暴露身份,她改名为“苟秀英”。女俘中的几位员知道她被俘后,都尽力掩护她。当时,马步芳将西路军原剧团被俘的女战士组成了新剧团,但嫌人少,下令如发现原剧团的人,可以认领过来。女俘们经过商议决定将在皮毛厂做苦工的张琴秋掩护到新剧团来,遂以需要炊事员为名,将张琴秋要到新剧团做饭。此间,有人告密说战俘中有张琴秋,马步芳下令搜查,并发布通缉令:“张镜(琴)秋系俄国留学生,在伪第四军(红四方面军)总司令部任妇女部长兼组织部长,精通五国文字,现年20余岁”敌人虽多次搜查,但在战友们的掩护下,一直未能查出。

  张琴秋无论在哪里,都注意团结同志有策略地与敌人斗争。一次新剧团的战士密谋要刺杀马步芳,被张琴秋制止了。她说:不怕牺牲的精神是可贵的,但不要造成更大的损失,要活着战斗,争取能早日回到党的怀抱,参加更伟大的斗争。大家十分信服地听从了她的意见。由于搜查风声日紧,战友们决定让赵全贞和杨万才(均为西路军战士)假结婚“成家”,再让张琴秋去当“佣人”。当时,马步芳为笼络人心,便同意赵、杨结婚。这样,张琴秋离开了新剧团,后又转到中山医院隐蔽。

  为了使张琴秋早日回到党的怀抱,曾在红九军政治部宣传处工作的吴仲廉(红九军政治部主任曾日三的妻子),想利用中山医院的医生罗承训(一条山战役中被红军俘虏,经吴仲廉等教育后释放,想报释放之恩)的关系让张琴秋和陶万荣(妇女团营长)一起逃离虎口。正酝酿中,青海省党部特派员李晓忠不知从何处得知消息,心怀鬼胎的他主动找上门来许诺帮忙。

  1937年7月,李晓忠以到庐山受训为名,将张琴秋、陶万荣、吴仲廉带了出来。途经兰州时,她们曾打听有无红军办事处,但未打听到。路过平凉她们碰到援西军的一位宣传干事,就请他带信给三十一军军长肖克和政委郭述申,让他们转告西安办事处,设法营救。肖、郭二人接信后即通知云阳(陕西泾阳县内)红军总部转西安办事处,然而就在此时张琴秋等人已到西安,因而错失了营救时机。到西安后的李晓忠马上原形毕露,他之所以瞒住马步芳把张琴秋等人骗了出来,目的是为了向南京方面邀功。他在西安将张琴秋3人交给宪兵队看押,西安行营立即派1名副官和5名士兵,将张等人押上了去南京的火车。到南京后,她们被转送到南京反省院。

  西安办事处接到电报,就着手寻找张琴秋等人,当得知已押往南京后,便给南京办事处发电报要求营救,南京办事处立刻派沈雁冰的爱人孔德祉等人先后到南京反省院看望她们,并将此事告知当时正在南京谈判的周恩来、等人。周恩来、随即到反省院看望她们和其他被关押的同志,并在反省院发表讲话,讲了抗日形势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随后,周恩来亲自部署营救工作。9月初,张琴秋等人获释,10月上旬回到延安。

  在延安,张琴秋曾任中国女子大学教育长、中央妇委委员和妇联筹委会秘书长等职。1949年4月,全国妇联成立后,她任第一届、二届、三届妇联执委。1949年10月,张琴秋担任了共和国纺织工业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为发展我国纺织工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文革”开始后,张琴秋受到迫害,在严酷的战争中没有低下头的她,却受不了这无情政治风暴的摧残和折磨,于1968年4月22日,含冤跳楼而死。她的独生女张玛娅因受牵连,在1976年清明节到悼念周总理后,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历史悲剧无情地落在了两代人身上。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