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连》执着于“战争让情感纠葛走开

  不知道中国军事题材影片是否敢作出这样的冒险?即整个电视剧中彻底地让情感纠葛走开,就像电视剧《兄弟连》所表现的那种战争一样。

  而《兄弟连》就这样做到了。在整个电视剧中,女人的角色彻底地被摒除。里边几乎没有出现一个完整的女性形象,如果有的话,惟一给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就是罗医生接触到的那个总是匆匆忙忙于救护工作并忙里偷闲地倾吐职业性厌倦的女护士了。从某种程度上说

  ,她实际上是罗医生的一面镜子,罗医生通过她看到了他自己,这位女性的作用,只是从另一个侧面,衬托出战地医生的那种拯救生命却无法拯救自己灵魂的痛苦感受。

  《兄弟连》中没有情感纠葛,这是战场现实所决定的,因为少了女性形象,所以影片自然相应地缺少那种战地黄花般的浪漫。这类爱情故事当然是影视作品中不可或缺的,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爱情是文艺作品永恒的主题。但这个主题对军事题材来说却不是必要的,在离开了爱情故事的军事题材影片中,同样可以发散出强烈的吸引力与震撼力来。

  相比之下,我们的军事题材作品似乎还沉浸在无爱不成戏的情结中不能自拔。新时期军事文学的开山之作《西线轶事》突出地把战士的爱情提上了议事日程,从此一发不可收,使爱情成为军营里一个硕大的柔美旋律,虽然给军事题材影片带来了某种新气象,但这种流弊一旦泛滥成灾,便成为中国军事题材影片香艳腻人、遭人诟病的重要原因。

  像反映中越边境战争的电影《铁甲008》中,女兵肆意出入战场,把战地作为爱情的舞台,公映后受到了强烈的批评。近年来的一些影视作品,更是用言情式的样式,表现军营生活。当年一部颇为轰动的电视剧《和平年代》中,里边交织着复杂的情感线索,而这些情节,都集中在军长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之间,电视剧通过强烈的戏剧化的人物关系,把所有的矛盾,都放置在纵横交错的爱情关系中。故事情节是热闹了,但里边的儿女情长也让军事题材的影视片成为一道穿着军装的琼瑶剧了。

  近年来,一些表现军队成长史、表现军营现代生活的影视作品,多穿插着女人的角色,并且她们与男主人公之间牵扯着不同形式的爱情关系,所以,一边是对垒,一边是爱情的对对碰,使操演战争的沙盘,也成为爱情的沙场,其中男女兵之间在一番交战之余,肯定少不了一番唇枪舌剑,斗嘴绕舌,有时候,直接把战场上的搬演军阵,延续为男女角色之间使气弄性、卖弄个性的余波,战争的严酷性,军旅的阳刚之气从何谈起?

  难道在一个全景式影片中,不通过情感纠葛为中心、建立起复杂的情节线关系,就不能进行叙述的张扬与表达的凝练吗?我想事实并不是这样,只能说我们的影视编导选择了一种最简单、最容易信手拈来、最不需要动脑筋的情节模式。可以说,爱情关系是一种最简单也最易表现的人物关系,它的广泛的普遍性使其容易得到认同,获得共鸣;它的触及到人物之间的内心深处,有利于进行性格的刻划,图解人品的优劣,折射人性的深浅;它的关系模式,可以把不相干的人物牵连成故事,便于情节的展开,产生故事发展的动力。像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美国通俗小说《战争风云》都是通过一个家庭来折射广阔的战争场景。但是,当这种模式成为万金油,涂抹到所有的战争题材影视片中的时候,它的有效性、真实性与感染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在《兄弟连》中,我们突出地感到它扬弃了那种以人物关系牵连起情节的设置方式,在整个电视剧中,几乎没有什么连贯的情节,它完全是采用散点式的结构,精练地表现了战争中每一个角落里的士兵的动态,它呈现出的细节是独立的,然后像珠子一样串联在一起构成了速写式的战争图景。当所有这些散落的珍珠汇合成一个完整的电视剧后,一种气势、一种气韵就凸现出来了。

  《兄弟连》给我们的启示是深刻的,它执着地把镜头分配给士兵,不让一些多余的冗笔扰乱战场的叙事秩序,从某种程度上讲,它坚定地做到了“战争让情感纠葛走开”,这不是对女人的歧视,而是它对于历史事实的忠实……这一点,对于中国军事题材影片将带来有益的警醒,告诉我们应该如何拓宽思路,跳出旧有的故事设置模式,在更伟岸的空间里构造让人赏心悦目而又激荡人心的“军歌”。

F